第六十章 灵宝固魂

2023-10-03 18:40
浏览量 421

   此时的抱松子几乎抱着决死的信念,即便是白云飞都惊呆了,他很清楚,这种等级的法宝几乎不可能更改其秉性,更何况这是在启灵“固魂”的过程中,这个过程原本就千难万险,即便连龙形魂魄都遭受了剧烈的反冲之力。毕竟天地并不会随便允许无灵之体诞生出灵智,否则以妖族当年的繁盛也不会落到今天这步田地。

  不过他似乎也能感受到抱松子的决心,故而并未出言劝阻。或许这就是这个老者一辈子的执著吧。否则当初在正气书院借助地利之势,又岂会轻易与外来的枯虫老人同归于尽了。

  不过抱松子毕竟也是一代炼器师,这千年来又被困在棋盘之内,本身就对棋盘的诸多属性了然于心,他拼着魂魄撕裂的剧痛,一点一点的更改着棋局走向。原本在棋盘中波诡云谲的阵法,竟然在这一刻散发出明亮的光辉,似乎整座棋盘都在慢慢接受着改造。

  只是枯虫老人魂魄虽然惨死于当初的修罗断魂劫之下,可是他曾经赋予了这座棋盘诸多潜质却在暗地里对抗着抱松子的改造。

  眼见抱松子的魂魄已经透明到近乎崩溃的地步,却猛然间听到一阵叹息声,白云飞双眼瞪大了,惊讶的发现,原来这座棋盘竟然也衍生了一丝自己的灵智,其模样正是枯虫老人的样子!

  “枯虫,你还在坚持吗?”抱松子一脸无奈,他也没想到,这老家伙竟然还在这世间残留着一丝魂魄气息。这已经无法被称作魂魄了,因为三魂七魄尽皆了了,剩下的不过是一丝枯虫的执念罢了。

  枯虫的执念扫过白云飞,叹息道,“我没想到,自己竟然败在一个少年手中。”语气里似乎没有多少怅然若失,倒像是终于卸下了千年的包袱,他虽然一生行事阴险诡谲,此时的执念却只剩下一个念头。“老不死的,你运气不错,能碰到这样一个人。不过,你若是想顺利改造老夫的棋盘,恐怕就算咱俩彻底魂飞魄散也做不来。”

  抱松子身形委顿,毕竟炼制灵宝也是他一辈子的执念,如今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魂魄逐渐消散,说没有遗憾那是在骗人。

  “争了一辈子,乏了,累了。你爱咋地咋地吧。”抱松子闭上眼睛,似乎等待着自己最后的时光度过。

  而枯虫的执念却慢慢靠近抱松子身边,“别的事情或许我跟你有不同的意见,可是见证灵宝的诞生也是老夫千年的执念啊。”这个固执了一生的老头,竟然在最后关头,主动散去了自己的执念,亦或者化成了些许能量重新注入了抱松子体内。

  这一刻抱松子脸上神情复杂,几百年的对头,甚至死后又纠缠了千年,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会以这样的姿态接受自己改造棋盘的想法。

  白云飞出声提醒道,“固魂过程还有很长,前辈你要加把劲儿啊。”

  失去了枯虫老人执念的支撑,剩下的改造过程行云流水,这着实体现了抱松子的炼器造诣。很快,遮天棋盘原本的阵法纹路被重新刻画,整座棋盘之中仿佛升腾起与正气碑相近的气息。甚至这股气息还要强大的多,看的一旁的白云飞啧啧称奇。他很清楚,这些炼器师并不是没有能力炼制灵宝,而是被某种天地力量制约,在这奇怪的时空震颤世界中,那股天地制约力量一旦消失,再加上有白云飞的独特符印技法,固魂的过程反而不再会有一丝波澜。

  这一刻,抱松子魂魄彻底凝实,甚至能踏出棋盘的范围,主动向白云飞躬身道,“多谢小友帮助。”

  白云飞连忙扶起老人,连连惊叹,“刚刚固魂竟然就能脱离灵宝本身,前辈才是炼器宗师。”

  念头通达,灵台清澈,抱松子此时其实已经踏出了无数天人强者未曾踏足的那一步,以身化玄。可惜他已经没了肉身,即便魂魄化玄,也需要寄托在这座棋盘之上。

  “既然是受到枯虫的最后帮助,那么这座棋盘依旧还是叫遮天吧。”抱松子长叹一口气,或许当初如果不是二人阵营的问题,恐怕彼此交流,共同炼器,没准真有可能突破天地局限,炼制出灵宝来。可惜时间无法重来,只能留下一地的叹息和落寞。

  固魂之后,器灵实际上便算是衍生出了自己的智慧,不过遮天棋盘比较特殊,不是新诞生的先天魂魄,而是后天融合,所以之后究竟会遭遇什么灵宝天劫,白云飞也不清楚。不过天劫通常都与灵宝本身的独特性质挂钩。譬如银龙刀的天劫,需有破除万难的霸者之气才能破茧重生。而正气之道白云飞知之甚少,究竟会遭遇什么样的天劫他也不太清楚。

  一人一魂现在已经把视线投向了依旧在不断吞吐“云气”的银龙刀刀魂,“这法宝又是何人所炼?”抱松子对于银龙刀身上缠绕的霸者之气颇为好奇,可是时间毕竟过去了千载,当年的老友早不知道驾鹤西去多少年了。

  白云飞知道,缠绕着银龙刀刀魂的并不是普通的“云气”,而是即将成型的魂体与天地灵气共鸣而产生的云气投影,不过,规模相当的宏大,普通的灵宝绝对达不到这样的地步。也难怪抱松子会感慨连连。“这把银龙刀是刀圣秦武海所有,据说炼制者被称作欧阳尊者。”白云飞便将之前从秦武海那里听来的消息转述了一遍。

  抱松子听到欧阳的姓氏,脸上浮现出一丝回忆的神情,“欧阳家吗,欧阳兄真是后继有人。”一想起来自己传承的正气书院如今的惨淡模样,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不同于抱松子跟遮天棋盘,银龙刀固魂过程相对而言困难许多,一方面,这里虽然是时空震颤世界,但似乎仍旧受这方洞天世界压制,天地不允许灵宝的诞生,或者说无法承载灵宝的诞生。另一方面,银龙刀本身走的是霸者之路,刀又为凶器之首,刀魂固化的过程势必要受到数十年间积压的凶煞之力的反噬。

  龙影波动中,无数鲜红的凶煞之气开始显露其真实面目,有些化作骷髅头骨吱呀作响,有些化作诡谲阴云徘徊不去,甚至还能看到一些稀奇古怪的妖兽,有的头顶双角身披血红色鳞甲仿若十丈长的巨大鳄鱼,有的则显化翅膀身披银色羽毛的猎鹰,整片阴云不断累积,沉重的压迫感就连抱松子都感觉忍不住要后退,好在遮天棋盘涌出金色光芒,成功帮他抵挡住了这股恐怖威压。

  白云飞啧啧称奇,固魂这一步,他不能相助太多,灵宝启灵过程,固魂相当重要,这一步决定了灵宝的上限,倘若这诞生的器灵连这些凶煞之气都无法驱逐,那么即便度过了后面的灵宝天劫,银龙刀也只能变成一把普通的凶兵。可一旦它能炼化压制这些凶煞之气,那么它才有可能继续在灵宝的路上走得更远,甚至幻化人形成就至宝。

  无边的凶煞之气如同一座牢笼,死死地将银龙刀困于正中心,而龙影则不断地挣扎着想要昂起头颅,它能感受到,周遭的凶煞之气,正是它一路走来斩杀过的敌人和妖兽,既然曾经是我刀下之鬼,如何挡得住我成就器灵之命?很快,一条条裂纹从凶煞阴云之中炸裂开来,一条龙爪,紧接着一条龙爪,最终,一头四爪金龙赫然凌于半空之中!而那些原本束缚它的血煞之气,化作一团红色的珠子被它吞入肚内!

  “多谢!”金龙口吐人言,遥遥对着白云飞颔首道。

  白云飞本以为这银龙刀诞生的器灵应该跟秦武海相差无几,如今观来,倒是不同于话痨秦武海,这银龙刀惜字如金的紧呢。

  不过他也只是微笑示意,然后朝抱松子道,“前辈可要小心了,接下来的数天时间,我们随时都有可能遭逢灵宝天劫!”

评论0
loading...